当前位置: 文登新闻网 >  娱乐 >  高峰走了,携子自杀是一堂最揪心的课 > 正文

高峰走了,携子自杀是一堂最揪心的课

文登新闻网-娱乐 来源:水木书华 时间:17-06-16 765条评论

高峰走了,携子自杀是一堂最揪心的课

图为高峰生前微信的头像。

在我印象里,高峰在聚会结束时是笑着的,但笑着笑着就哭了,当时我心里就想:这丫头心理起伏怎么会这么大啊!没想到竟一语成谶。

她的人生就像这一会笑一会哭的画面一样,永远定格在了一方黑白照片上,成了我们大学班级里第一个走的人。

大学毕业后,她回普兰店做了人民教师,接着嫁给了一名司机;没过多久二人有了爱情结晶,但几年后二人却协议离婚了;她工作认真评上了先进,但回家后却要挣扎着抚养孩子;她希望五一来北京散散心,释放一下压抑的心情,但一切都在4月末的一个夜晚画上了句号。

那天夜里,高峰喂了已经上小学的孩子一些安眠药,自己也吃了,然后走进厨房,打开煤气阀……和孩子永远地离开了这个悲惨的世界。

她在意识消失前的那一刻在想些什么?一个母亲又是怎么劝说孩子吃安眠药的?没有人会知道。

我们唯一知道的是:她再也不会伤心地哭泣了。

“人死后有知觉呢?还是没知觉呢?”

据《孔子家语•致思》记载,这是子贡问老师孔子的一个问题。

孔子说:“如果我说人死后有知觉,恐怕孝子贤孙会自杀来妨害生存;如果我说死者无知觉呢,恐怕长辈死了不孝子孙连埋都不肯埋了。死者有无知觉这件事,不是现在最急着要解决的。子贡你要想知道的话,具体等死后就都全明白了。”

我在阿城的《常识与通识》中读到一则鬼故事。

说金朝大定十三年(1173年)在北京发生一件奇案。一日,尚书省(相当于今天的国务院)向金世宗完颜雍上奏称,宛平县有个张户人家的儿子张合得在去年三月身故,岂料晚上又活了过来。活过来的张合得坚称自己是良乡人王喜儿,闹着要回良乡,张家哪里肯让。

从那以后,这个张合得见了爹妈也不跪也不拜也不打算赡养了,还把老婆孩子撵出屋外,说不认识他们。这件事在当地造成非常恶劣的社会影响,乡里把张合得当成是不孝不义之人,不容他居住了。

后来,这事闹到有司衙门。官府派人去良乡核查,确实有个王姓人家在三年前死了儿子。官府于是让张合得与王家当面对质,张合得所讲的王家细节竟与事实高度吻合!

王家自然希望能争取到这个儿子。于是,张王两家打起了官司。当地衙门准备将张合得判给王家做儿子,但张家不服,继续上诉,纷纷扰扰闹了一年。衙门只能将案件上报到尚书省,尚书省见案件超乎常理,于是上报到金世宗完颜雍那里,由皇帝本人定夺。

最后,完颜雍的决定是:张合得如果判给了王家,那么以后恐怕会有人借判例来借尸还魂,作伪证。此等有碍人伦的事情,绝对不能开先河,因此,将张合得判给张家更为妥当。

中国人对于“人伦”的观念非常强。

当人们看到这个人伦惨剧时,最扎心的莫过于高峰携孩子自杀。而丈夫为什么要抛弃妻子和孩子,妻子为什么会不顾父母的养育之恩,也不顾孩子的性命,寻了短见,其背后的原因岂是我们外人能全然知道的呢?

假如高峰找到一位知识水平都相近的如意郎君,可以有共同语言;假如做丈夫的能再更大度点,包容下妻子的小性子;假如他们没有闹离婚,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;假如高峰能替父母和孩子想想,别去开那煤气阀;假如中国也有防自杀热线,高峰能及时打一个电话;假如我能回到那个夜晚,劝高峰一句……

假如,假如,无数个假如,于情于理我们都不肯接受这个事实,但历史却不容许假如。

愿上帝保佑活着的人们,逝者安息,生者坚强。

《孔子家语•致思》原文:

子贡问于孔子曰:“死者有知乎?将无知乎?”子曰:“吾欲言死之有知,将恐孝子顺孙妨生以送死;吾欲言死之无知,将恐不孝之子弃其亲而不葬。赐不欲知死者有知与无知,非今之急,后自知之。”

标签:

返回文登新闻网首页

(责任编辑:网络小编)

猜您喜欢